• <strong id="gga8a"></strong>
  • 老大眾電話  CONTACT US
    總部:020-38353760(20線)

    搬家:020-38353760
    搬廠:020-38353760

    值班:13538858680
    業務:李生、謝生
    范圍:搬家搬廠吊裝拆裝打包
    客服:
    點擊這里開始搬家 點擊開始搬家
    掃一掃公眾號  享優惠
    新聞中心INDUSTRY NEWS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其他新聞 > 正文
    搬家前后
    發布時間:2016-09-05 09:43:36 作者: xinwen 瀏覽: 1024,1,0 標簽:
    三次參觀新建辦公樓工地

    1989年時我在從化地委辦公室工作,那時,地委、專人都知道下一步要搬遷到芳村附近新建辦公樓辦公。我和辦公室另一名小青年同志節假日無事,在搬進新辦公樓之前,曾三次去新建辦公樓工地參觀。

    第一次大約是在1989年4月份,我倆騎著自行車,從南山路1號向下走,再拐到四馬路向西,再到解放路,向南不遠就看不到城市那種面貌了。經過東南臺子村再向西拐,即現在的環山路一帶,那時還沒有環山路這一名稱,是泥土路,凸凹不平,一片農田和菜園地。一路向西,路南凸顯出上頭廠,宛如兩個海島。再向西就是西南村,村西南是一片農田和菜地。只見半山坡下方有一片建筑工地,這正是我倆想參觀的地方。工地南側,即現在的禮堂,當時還沒有開工,只見自東向西有一條羊腸小道彎彎曲曲地通向西南山上。自西向東有一條河溝,潺潺流水,溝南就是南山公園。當時正是果樹開花、青草發芽的季節,我倆幾乎同時喊道:真是個好地方。

    到了工地,見被挖土機翻出在泥土堆上的棺材板到處都是。

    臧汝奎同志對我講:咱將來這不是在墳地上辦公嗎?怎么選了這么個地方。一旁一位四十左右歲身穿工作服頭戴安全帽的人聽了這話,說:看來你倆是機關的人。你們說錯了,這一帶是一塊風水寶地,北有小山背風,朝陽,南有花果山,看山有山,看水有水,這里埋的都是有錢人,還有外國人,他們最講“風水”,將來你們能在這里辦公真是個好地方。我從來不講迷信,也不信“風水”,不過聽了工地那師傅這一講,也喜滋滋地返回南山路1號。

    第二次去新建辦公樓工地大約是在七月份,天氣很熱。并列的中間三層樓和兩邊各二層小附樓基本完工。工地上有一名穿著樸素夏衣的中年男子,與工地建筑負責人指手畫腳講著什么。見我倆來了問我倆在哪個單位工作。我講我們在地委辦公室工作,閑著無事是來游逛的。想不到他倒認真給我們介紹工程進度情況,最后還講確保能在國慶十周年之際,地委、專署搬進新的辦公樓。返回時,我笑著對臧汝奎說:咱兩個小青年,還當了五分鐘的領導,有向咱匯報工作的。第二天是星期一,我將昨天在工地見到那個不認識的同志的特征,以及他給我們介紹工程的情況,向辦公室大秘書袁宗法隨便說了(我們青年當時背后都叫行政十七八級的秘書是大秘書)。袁秘書說,那是財政局長張炳瑰呀,他干什么事都很認真。我聽了有點不好意思。

    第三次是國慶節前兩三天,聽辦公室主任隋書勛講:新辦公樓的分配問題已定,地委辦公室住西小附樓,只有檔案室和機要科住中間主樓。地委各部委住主樓。專署辦公室住東小附樓,專署各局、辦住正在建的東北角大樓。

    我和臧汝奎同志到了新建的地委、專署大院時,耳目一新。南大門中門寬寬的,兩旁各有一個小耳門,不像我過去曾見過的舊“衙門”木門門臉。南大門是用鐵棍焊成的花門,涂上了銀灰色銀粉。門高不到兩米,一般人踏著門框的空間能順利爬進院內。門兩旁各有兩間平房,東兩間只有一個門,門朝西,西兩間東面一間門朝東,西一間門朝北。我是從農村進入機關的,從未見過這樣的機關大門臉。

    從南門進去迎面見一花壇,中間栽著一棵四五米高的刺松。三幢辦公樓前有一條瀝青路,兩邊有裝飾式電燈桿。園林工人還在路兩邊栽了月季和片松。大門門西、瀝青路以南的大片土地,早就栽上幾個品種的蘋果,樹上已結果。到了地委辦公室那幢小附樓,辦公室門都鎖著。我倆通過小附樓的中間走廊西門,離開辦公樓。出門迎面約四米左右的距離,有一堵墻,通過臺階又上了一平地,平地北邊就是機關食堂。食堂門朝南,向南突出一節,上塑五星,五星兩旁各塑有三趟橫杠。見有三人推拉著地板車,上載著食堂灶具。當時我說了一句,真是人馬未到糧草先行。

    從食堂再向西,見一片平房,是地委常委會議室和書記、秘書長辦公室及宿舍。一建筑工人對我講,這一片雖然建得最晚,但用了不到十天的時間就建好了。我向南看去,即現在的禮堂西側,正在建暖氣鍋爐房,最上眼的是高高的煙囪。那建筑工人說,再住三兩個月就可第一期供暖了。

    國慶剛過,我們就搬進了機關大院

    1959年9月底,同志們都吵吵著要搬家,又遇上國慶十周年。為什么國慶節前沒有搬,據說大院有些工作還沒有做到位。因為是國慶十周年,當時各部門在節日前都在門前扎“松門”慶賀。地委雖然節后就要搬家,但還是在9月30日這天在當時辦公的南山路1號扎起了“松門”。我記得當時住在四馬路四中總務科的同志還來幫忙。何為“松門”,即在大門前用木柱扎成牌坊型門臉,把全部木柱用稻草捆綁得粗粗的,再捆綁上綠色新松樹枝,不能露出稻草,上方中間有“國慶十周年”大字,周邊是松枝作配搭。這種慶典形式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很流行。人們記憶年久往事,往往借助同時發生的另一件事來證實。我清楚的記得扎完松門第二天就是國慶十周年,國慶剛過,我們就搬進了“機關大院”,具體哪一天,現在記不清了。搬家是個出力活。那時沒有搬家公司這個行業,機關也沒有大貨車,我們是用地排車(也有叫平板車的)搬運桌椅及辦公用品,是用兩根約一丈長的直木作“轅子”,上面固定約四尺寬的木板,沒有車廂,物件就擺放在木板上,用繩子綁緊,是用人力拉的一種運輸工具。當時煙臺市內搞運輸主要用地板車這種工具,有一種專業搞運輸的人,叫拉平板車的,一聽就知道他是個出苦力的人。

    現在回憶,當時雖然搬進新的辦公大樓辦公,但沒有舉行什么儀式,也沒有放鞭炮,而是平平靜靜地搬進了機關大院。各個人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,機關工作不間斷地在正常運轉。

    搬家那天我又累又餓,心里老惦記著不知中午食堂吃什么?進食堂一看墻上黑板上寫著:甲菜溜肉片1角5分,乙菜炒三樣1角,丙菜大菜5分,主食饅頭、窩窩頭、大米。我一看,毫不猶豫地買了一個甲菜和一個饅頭、一個窩窩頭,吃了一個飽。其實在以后平時的日子里,我主要是吃丙菜,5分錢一碗的大菜,我感到就很好了。主食分粗、細糧,安排好糧色比例印在飯票上。食堂的咸菜十分豐富,案子上總是擺著十多種,一分錢一碟,咸雞鴨蛋稍貴點,每個也不過5分。那時我的月工資是31元。

    搬進機關大院后,我曾想到哪里去理發?沒過幾天,見南大門門西平房門朝北那一間成了臨時理發屋,不用遠遠地去市里理發。我第一次去理發時,這理發屋還沒通上自來水,理發員只好到辦公樓提涼水,提著暖壺到茶水爐接熱水。雖然給理發員帶來諸多不便,但他們理起發來十分認真,我們也感到很方便。就是這間門朝北的小屋,早晨還賣油條、油炸糕一類小吃。因為食堂早晨還沒開飯,有的機關干部早晨要出發到汽車站買票乘車。那時,縣級以下干部因公出發都乘公共汽車。初搬機關大院后不久,我見南大門門西門朝東那間平房門前擺著幾輛自行車。我進去一看,在這間屋多了一個修自行車的人。他和氣地問我你修自行車嗎?其實我沒有自行車,只是來看看這里怎么多了一個“單位”。那時,機關人員上下班都是騎自行車或步行,小小的修車鋪,給機關工作人員上下班帶來極大的方便,上班時送來修,下班時就修好了,F在這兩間屋早就被拆除,屋旁邊的毛白楊已長成五六層樓高。大門東那兩間屋也已被拆除,建成了現代式的傳達室。

    我參加工作四十多年,一直在機關,又退休近二十年,從沒想到的一個問題是,在我寫這篇文章時,我在想:機關事務管理局(過去叫處),它在機關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什么?過去,只知吃飯沒有飯票到行管處去買,禮堂演電影到行管處去買票,晚上沒關窗玻璃被風刮碎了打電話叫他們來修……都是一些不起眼的事務性工作。我深刻地想到,生產救災期間,不僅缺糧少吃,各種物資也特別奇缺。那時經我們打字員打印的文件,80%是有關生產救災的。這在當時是重中之重,連如何讓群眾春節吃上餃子也形成了文件。打印文件的紙張、油墨、蠟紙從哪里來,作為打字員來講,只知道到行管處去領。我去領紙時,總是因紙質太差、發黑、不光滑、有雜質而怨行管處的工作人員,事后我才知道,能買到這樣的紙也不容易。行管處的同志跑百貨大樓無貨,就騎著自行車到小店去搜集,再用自行車帶回機關。那時由于每人都吃不飽,體質差,路經南通路上坡,騎著自行車帶貨誰都感到吃力,沒有經過那一時期的人是難以置信的。而行管處后勤人員為了保證地委機關用紙,想盡一切辦法保證機關工作正常運轉。正是由于他們的辛勤和默默無聞的工作,我們打字工作才沒有停擺,F在我想說謝謝他們,可這謝謝說得太晚了。

    總機班是最早搬進的單位之一

    地委辦公室在西小附樓辦公不到半年,也就是1960年上半年,搬進中間三層主樓。那時,主樓一樓除地委辦公室外,自東向西是地委組織部、機關黨委、統戰部、圖書室、婦聯、生產救災指揮部辦公室,二樓自東向西是宣傳部、記者站、紀委、工會、團地委,三樓是農村工作部及專署農業口有關單位。西小附樓是山東省人民檢察院煙臺分院和專署公安處。東北角專署辦公大樓不久也建成,各局、辦也相繼搬進辦公。

    到1960年底,機關大院又增加了許多配套工程,如禮堂、家屬宿舍、機關小學、幼兒園,還有公共商業網點商店、菜店、理發店、成衣鋪等。

    初搬機關大院,地委、專署電話總機是最早搬進的單位之一。有人說這是一個有急事求著它、不求就被遺忘的單位。那時打電話不像現在只要一撥號電話就通了,需要經過電話總機轉接這道工序,常常因占線不能及時通話。你發急也不行,很少有人知道電話員工作的辛勤和不被理解。地委辦公室從秘書長到一般工作人員,都很重視這個單位,它雖然不在辦公大樓上,且不掛牌,是住在兩幢宿舍筒子樓東邊那幢,在二樓盡東邊南北各一間,南間為機房值班室,北間為值夜班休息室,共三人,均是女性,中年班長姓李,工作很認真,聽說是郵電局(當時郵電不分家)挑選最優秀的電話班長來地委、專署總機的。她帶領著小鄒、小曲兩名年輕的女電話員,日日夜夜堅守在總機前,轉送上下信息。那時,沒有電傳文字這種通訊工具,地委、專署機關常用電話下通知給十七縣(市),如果一個縣一個縣的通知,半天也通知不完。電話員就把各縣線路串聯在一起,但要一個縣一個縣呼叫是否到齊,是否作好記錄的準備,這就忙了電話員,輕松了負責下通知的工作人員。

    有一次我到辦公室秘書屋,正遇到總機李班長領著一位年輕話務員征求對她們工作的意見,幾位秘書對他們的工作表示滿意,她還提出歡迎到她們機房參觀,對工作進行指導,我也跟了去。一進總機房,雖有值班的,但門是鎖著的。李班長用鑰匙在開門的同時說,這是我們的規定,進出必須鎖門。進門一看,一年輕的話務員身朝總機,雙耳掛著耳機,嘴前有呼喚器,不停地說著“啊,啊”,眼珠老轉動著看總機上的“鍵”變動情況,手在不停地調整著接線插頭。我們進去三四人,好似值班員還沒發現我們進了機房。李班長向我們介紹說,話務員值班時,思想要非常集中,眼、耳、手要靈敏、協調,一點不能馬虎。有時打電話人因占線不能通話,過后不占線了,你還要告訴打電話的人,問是否還要打!翱倷C”那種通訊設備早就淘汰了,但在當時它對機關工作的正常運轉,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事隔現在雖五十多年了,特別是李班長和她領導下的兩個話務員,工作辛勤認真負責的精神,使我難以忘懷。

    初搬機關大院住了一段時間,可能是1960年上半年,地委領導根據黨的傳統作風,指示地委辦公室派一名工作人員,到毗鄰的西南村大隊黨支部了解一下對地委、專署進駐機關大院后,機關干部有沒有不守黨紀國法的情況,也作為地委了解情況的聯絡點之一。當時地委辦公室指派秘書李仕恩同志負責此項工作,參加過幾次黨支部會,總的情況村黨支部認為地委、專署工作人員作風正派,很守規矩,沒有發現違紀情況。禮堂建成后,村黨支部反映,村里有不少青年看到禮堂很壯觀,不知里面是啥樣,想進去看看又進不去。地委領導得知后,指示辦公室為西南村全體村民免費在禮堂放了一次電影,滿足了村民的要求,進一步改善了地委、專署同周邊群眾的關系。
    国产人与动牲交-2020精品国产自在现线官网-人C交BBWBBWBBW-亚洲人成在线观看网站无码
  • <strong id="gga8a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