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zlzxs"><output id="zlzxs"></output></ol>
  1. <input id="zlzxs"></input>
    <ruby id="zlzxs"></ruby>
    
    

    <track id="zlzxs"><i id="zlzxs"></i></track>

    老大眾電話  CONTACT US
    總部:020-38353760(20線)

    搬家:020-38353760
    搬廠:020-38353760

    值班:13538858680
    業務:李生、謝生
    范圍:搬家搬廠吊裝拆裝打包
    客服:
    點擊這里開始搬家 點擊開始搬家
    掃一掃公眾號  享優惠
    新聞中心INDUSTRY NEWS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搬家新聞 > 正文
    北京五環一醫院16年內曾無奈7次搬家
    發布時間:2013-11-03 22:59:30 作者: 廣州大眾搬家 瀏覽: 448,1,0 標簽:北京搬家公司

    等待死亡,沒有哀傷

    北京五環外,朝陽區管莊,有一家特別的醫院,這就是國內首家臨終關懷醫院— 松堂關懷醫院。

    出乎記者的想象,這里沒有哀傷的氣氛。醫院的接待大廳里一片祥和,一個大大的“心”字撲面而來,原來是各個志愿者團體的名字,密密麻麻,有三百多家。其中有120多所如北大、清華等高校的“愛心小屋”。

    上午八點到十點,是老人們集中活動的時間,活動室里,50多位老人一片歡聲笑語,他們坐在輪椅上,孩子一般歡呼、嬉鬧。

    十幾個年輕的大學生站在他們中間,給老人們唱歌,唱了一個又一個,有的老人也搶著唱。

    一個叫劉菲的大學生告訴記者,她們是中華女子學院的,經常來這里看望爺爺奶奶們。

    護士長董偉告訴記者,昨天清華的志愿者們來,為爺爺奶奶們“圓夢”,還做了漂亮的海報,兩個爺爺奶奶舉行了個人演唱會,一個愛講英語的奶奶,進行了英語“答記者問”,這些“老寶貝”們可開心了!

    在歡歌笑語的同時,二樓的病房里,又有人去世了,像一顆熟透的果實落在松軟的土地上,安詳而自然。按醫院的規定,每一位老人去世,醫護人員溫暖的手都握著亡者的手。

    這里有300多位住院的老人,平均年齡82歲,幾乎每天都有一兩位老人在這里去世,最多的時候一天有8位老人去世。

    除去能活動的50多位老人,大多數老人的生命都不可逆轉,許多都是植物人狀態,躺在床上,在護工與護士的呵護下,安靜地等待死亡的到來。

    死亡,是這里的生命常態。而歡樂,與年輕人帶來的蓬勃的生命朝氣,也每天回蕩在醫院。

    經常有牧師來,也經常有僧人來,住院的老人們年齡大,早年接受過信仰的多,有的信佛教、有的信天主教、基督教,還有的信仰道教、儒教。醫院尊重老人們的信仰,提供專門的廳堂,由信眾幫助亡者超度。時常響起的念佛聲、誦經聲、唱詩聲,增加了松堂醫院肅穆與神圣的感覺。

    秋風吹動著院子里的樹木,樹葉紛紛而落,在松堂的護工與醫護人員眼里,這與春天枝條發芽是一樣的感覺。

    早年一個善意的謊言讓一位老人走得很安詳

    醫院的創始人、院長李偉,今年64歲,他已經和同事們為近兩萬老人送終。

    李偉衣著樸素,老人、家屬大多都不知道他是院長,以為是個普通的老護工,只知道他愛唱歌,愛和老人擁抱,老人拉住他唱,他就唱,唱的那些老歌,特別投老人的心。

    李偉也被稱為“中國臨終關懷醫院第一人”。

    1968年,19歲的李偉到內蒙古農村插隊,后來成了當地的一名赤腳醫生。

    當時村里有一位老教師,是1957年被打成右派的老知識分子,文革中又被批斗下放到農村教書。老人患肝癌晚期,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來。李偉非常同情老人,給他提供一點盡可能的醫療幫助,一直陪伴他。

    老人神志清醒過來的時候,就拉著李偉的手傾訴他一生的委屈。他說出了一個最大的恐懼:“都說好人死后上天堂,壞人下地獄,可我連‘人’的稱號都沒有,他們都管我叫‘牛鬼蛇神’,我死后到哪兒去呢?”

    這可難為了李偉,為老人平反當時已經是不可能的。李偉無奈想出了一個謊言:我已經跟公社領導反映了,公社領導已經同意了,取消您的“牛鬼蛇神”稱呼,村里人都知道了,您是好人,一定會到非常美好的地方去。

    老人聽了這話,微笑著走了。

    看著老人的笑容,李偉感受著莫大的幸福。從此,做關懷臨終者事業的種子在他心里發了芽。

    曾經舉步維艱16年內7次搬家

    1979年,李偉返城回北京。在郵市他淘到了第一桶金,1987年,他和幾個朋友合辦醫院,申請了六個床位做臨終關懷。

    第一個患者是一個鄰居,42歲,乳腺癌晚期,化療非常痛苦但沒有效果,傾家蕩產,家庭面臨崩潰。李偉與她愛人說,到我們這里來吧,她應該特別需要心理的關懷與安慰。這個患者來住了四個多月,在她愛人懷里安詳逝去。

    一年下來,李偉接收了十七八個臨終病人。但與醫院產生分歧,因為他反對醫院給病人做沒有必要的檢查、使用很多昂貴藥物,年底董事會指責他:“內科病房的腫瘤病人一個月差不多七八萬上十萬的費用,你呢?”于是出來單干,創辦了北京松堂臨終關懷醫院,但舉步維艱,最難的是16年搬了7次家。

    后來醫院盡管去掉了“臨終”兩個字,還是被許多人忌諱。一次剛在一個社區里開張,有人說:我知道他們,他們是死人醫院,“八寶山前一站”,整天死人,搬到小區里來多晦氣,我們一輩子也發不了財了!

    上百名居民在醫院門口抵制,一個小伙子激昂地對大家喊:我們一定要團結起來抵制他們,如果他們真的搬進去了就轟不走了!

    于是老人們被迫在馬路上呆了4個小時,其中還有5個臨終老人。聯系其他醫院,一家醫院說可以接收,但每個老人的押金最少5000元,而他們每個老人只收2000元押金。

    一個護士哭著問:院長,我們算好人嗎?我們干的事算好事嗎?為什么我們是好人、干的是好事,可別人這么反對我們?

    李偉一時無言以對。他只好給原來搬出來的房東打電話,請求搬回去,但房東說,房租由16萬漲到了30萬,李偉咬牙應承下來。

    但每次搬家都遇到好人,當時找不到回去的車,沒想到一個黃包車司機聽見護士哭,帶來了一個車隊,他說,誰沒有老人?一連幫著搬了四趟,最后李偉再找這個司機答謝,已不知去向了。

    直到1995年,在社會各界關注下,松堂醫院穩定下來,1996年,醫院開始扭虧為盈,但還是剛剛賺到一輛救護車的錢。

    讓臨終者獲得尊重、安慰

    松堂關懷醫院,有老年公寓的功能,護工24小時照顧老人吃喝拉撒;又有醫院的職能,有十多名經驗豐富的醫師、20多位護士提供醫療救治;但與普通醫院又有所不同,對病人不大量檢查,不進行創傷性的治療,諸如搶救、插管等,而是“姑息”治療,最大程度緩解病痛,更重要的,給病人提供心理的、精神的安慰。

    護士長董偉在這里工作了13年,每天笑容掛在臉上,她在樓道里,遇到一個80歲坐輪椅的老人叫“帥哥”、遇到一個老太太喊“美女”,大家都高興!拔覀冞@里相當于幼兒園大班!倍瓊フf,這里百分之六七十的老人都有腦萎縮,還有人曾長期住在精神病院里,臥床失能的老人占85%。

    李偉統計,一個老人從進入臨終狀態,到離開這個世界大約是10個月的時間,這和生命來時,在母親子宮里的時間正好相當,這時就需要親情、醫務、社會志愿者共同呵護他。

    護士長董偉指給記者看,這個老人曾是軍樂隊的指揮,旁邊這個曾是西北“爆破王”……許多老人都有過輝煌的過去,他們往往沉浸在昔日的榮耀和失落里,這時就得給他足夠的尊重,比如,軍樂隊的指揮,就任命他擔任休息廳的“廳長”,他很高興。

    另外,一個愛管事、當過居委會主任的大媽,董偉就“任命”她為院長,她經常給醫護人員開會:你們對得起工資嗎?大家唯唯諾諾:院長,我們一定好好干!

    還有一個老太太,說有人偷了她東西,醫護人員這時就得扮演多種角色,鄭重登記立案,并請另外一位病人家屬扮演警察,然后把“嫌疑人”帶走……老人這才滿意。

    還有人痛苦在一個解不開的疙瘩里,比如一級工資沒有漲,職稱沒有落實等,這時醫護人員就要幫他們漲工資、升職,幫他們解開疙瘩輕松地離世。

    來醫院看望母親的王先生對記者說,老人在這里我們放心。

    臨終者不光是老人,30多歲、20多歲的患不治之癥的青年甚至剛出生就無法生存的嬰兒,都是醫院的?。

    李偉寫過一本書《每天擁抱死亡》,與臨終者打交道,體味著生命的無常,“向死而生”成了他們工作的常態,給臨終者安心、希望、歡喜,讓這份不尋常的工作充滿了快樂。

    全世界擁有志愿者最多的醫療機構

    這里有清華大學“秋葉靜美”愛心小屋。清華、北大的學子們來這里為老人服務始于1990年,現在的學子們驚嘆:我們當時還沒有出生。

    志愿者們是醫院的重要組成部分,他們驅走了老人心靈中的暮氣與孤單。

    92歲的金奶奶是滿族人,愛新覺羅家族的,是位“格格”。醫護人員和志愿者們進入她的房間,都要先跪下“給格格請安”,金奶奶躺在床上說“平身”,大家再樂哈哈地站起來。

    1997年,《紐約時報》報道,北京松堂關懷醫院一共有超過20萬人次的志愿者服務過,是全世界志愿者人數最多的地方,現在這個數字已超過50萬。院辦主任朱林說,現在有近400家志愿者團體常年來服務,院方已開始限制人數,每天的志愿者不超過30人。重陽節等重要的日子,避免老人們“吃不消”的問題。

    歌唱家關牧村已經連續十年每年來松堂服務,每次給老人們帶一萬多元的食品等禮物,給老人們唱歌,一個屋唱完,再唱一個屋。

    來這里為老人服務的文藝明星很多,胡松華、呂麗萍、邰麗華、六小齡童、劉一禎、魏晨、張含韻都是這里的志愿者。

    記者遇到的另一個愛心組織“暖陽志愿者”,來自通州的年輕人“夢想成真”說:我們兩周來一次,來陪老人聊天,給他們唱歌,每一次都能讓我們更真切地體悟愛和生命,所以,我們都喜歡到這里來。

    一位志愿者寫道:趁著我們的今天一切還年輕,請從我們自己的身邊開始,關注你身邊每一位長者。關愛今天的老人,就是關注自己的未來。

    來自:廣州大眾搬家

    香蕉久久久久久久AV网站
    <ol id="zlzxs"><output id="zlzxs"></output></ol>
    1. <input id="zlzxs"></input>
      <ruby id="zlzxs"></ruby>
      
      

      <track id="zlzxs"><i id="zlzxs"></i></track>